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一个娱乐帝国的诞生 > 第三十五章 开唱

第三十五章 开唱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许可和乔雅丹都是专业科班出身,二三十分钟内唱会一首新歌,一点难度都没有,差的只是细节和情绪的把握,这一点问题不大,毕竟“仓促”写出来的歌,仓促的唱,有些瑕疵,听众也会原谅。
  
      因此方晓依照脑海里成熟的版本,指点了一下那两首歌值得注意的细节之后,就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蓝小溪身上了,陪着她一句一句的练歌——她以前是玩吉他的,嗓子虽然得天独厚,但歌艺很普通,大致相当于k歌麦霸的水平,属于业余中的高手,但距离专业还有段距离。
  
      方晓如此重视蓝小溪,不仅是因为她实力稍弱,还因为她才是今晚打脸的主力。
  
      用音乐去打人脸,不仅难度大,而且很无厘头,因为音乐毕竟只是娱乐,既不是必需品,也不能给人造成实质的伤害,你唱的再好,我耳朵一闭,转身走人,完全不在乎,那耳光就全打在空气里了,徒费力气。
  
      真要拿音乐去打人脸,必须要先下套,把人套住,勾的打脸对象欲罢不能,然后才能啪啪啪的打。
  
      方晓想去打莎莎的脸,就是利用她急着想发新唱片的心理,用“原创歌曲”这个套子,把她给套进来,然后再精挑细选,找一首特定的歌去打脸——你写的再好,唱的再妙,如果和她没什么利益关系的话,等于是对着画像乱打,根本就伤不了人家分毫。
  
      许可和乔雅丹的嗓音特点太鲜明,和莎莎风格完全不同,所以方晓只能让蓝小溪担当这个打脸的重任,他精挑细选了一首和莎莎十年前仗以成名的《回不去的爱人》曲风相似的苦情歌,去打她的脸。
  
      世界上最让人痛苦的两种毒-药,一个叫做嫉妒,一个叫做后悔,只要中了这两种毒,就会痛苦万分,心如蚁噬。
  
      一个在乐坛挣扎了十年,只能靠出翻唱唱片勉强维持名气的歌手,忽然遇到了一个超级创作达人,这个创作达人随随便便就能写出非常适合她风格、一定会让她再度大红大紫的好歌,结果却因为自己行为不端,与之交恶,失去了咸鱼翻身,成为天王天后的机会,光是想想,就让人抓狂……
  
      前景愈美丽,悔恨愈深重。
  
      莎莎如果知道方晓上次来酒吧的时候,曾经有过打算捧她红的心思的话,一定会后悔的恨不得把她那条腿给剁掉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三十分钟的时间,眨眼就过去了,方晓等蓝小溪唱完最后一遍,放下吉他,点头说道:“ok,唱的不错,等会保持这样子就好。”
  
      蓝小溪刚才被方晓挑了很多问题,明显弱气心虚了,又去看许可。
  
      “确实唱的很好。”许可鼓励她,目视方晓,说道:“你看他,一脸的没心没肺,他才是今晚的主角,咱们都是跑龙套的杂兵,他都不紧张,你紧张什么呀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就是,别紧张,凡事有我。”方晓站起来,提着吉他,问乔雅丹:“你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乔雅丹笑颜如花,说道:“有你在,我就没问题。”
  
      许可撇嘴,说道:“我有问题。”
  
      方晓讶然,问她:“你有什么问题?”
  
      许可板着脸,看了他一会,然后问道:“这几首歌风格完全不同,你是怎么写出来的?”
  
      “用笔写的啊。”
  
      乔雅丹抿嘴而笑,也问道:“我们都有歌了,你的呢?”
  
      “我的就不用写出来了,我想怎么唱,就怎么唱。”方晓走到门口,回头看了看紧跟着他的三个女孩子,说道:“等会我先上,然后乔雅丹,然后许可,最后是蓝小溪。没问题吧?”
  
      三人统一摇头,表示没问题。
  
      “ok,出发!”
  
      然后他拉开门,走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吧台前排着还有十几个人的s形队伍,阿达正在调酒,听到响动,回头看他们出来了,就说道:“方晓,不用急,这才84杯,还早。”
  
      方晓扫了一眼,见宝叔和李叔也在莎莎那边,不知道在说什么,李伯在舞台上弹钢琴,但没几个人听,酒吧的气氛比刚才更热闹了一点,有的站着,有的坐着,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谈话,以前这里像小学生的礼堂,整齐有序,现在像开完家长会后,相互交流的父母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已经好了。阿达哥,哪一种酒卖的最多?”
  
      “类似你嗓音的最多,其次是丹丹。”阿达笑了笑,说道:“小可,你的最少。”
  
      许可露出一个早就知道的表情,她的嗓音飘忽不定,初听的人很难适应。
  
      方晓回头,给了个跟上的眼神,然后微低着头,左手提着吉他,右手高举,手指摆了个v字形,仿佛举着一面旗帜,带着三个女孩子从吧台后面走了出来,一路朝舞台走去。
  
      他这种人都不看,埋头走路的傲慢装b行为,不仅没有引起不满,反而让客人们异常兴奋,纷纷回到座位上,有人开始鼓掌,有人甚至吹了两声口哨,这么轻佻的行为,估计还是第一次出现在这家酒吧。
  
      李伯也很干脆,他直接中断了只弹了一半的乐曲,站起来欢迎他们,说道:“小方,我这把老骨头,可是镇不住场子喽,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天下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李伯说哪里话。”方晓踏步走上舞台,笑着说道:“我这只是哗众取宠,图一时的热闹,哪能和几位前辈比。”
  
      李伯呵呵笑了两声,摆了摆手,就走下了舞台,去了吧台。
  
      “我发现你很会讲话嘛。”许可跟着他上台之后,小声问道:“为什么以前是呆头呆脑的呆头鹅?”
  
      “其实方晓早就死了,我披着他的皮的大刘。”
  
      “恶心!”许可轻轻的推了他一下,说道:“不要讲这么吓人的话好不好。”
  
      哪里吓人了……
  
      明显只是个玩笑好不好……
  
      阿达加快了调酒的速度,当方晓把舞台收拾好,讲了几句等会演唱的细节后,他也搞定了剩下的十几杯酒。
  
      等客人们都坐好了之后,方晓开始说话了:“各位,幸不辱命,我忙了一头汗,终于把四首歌给写好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