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腹黑毒女神医相公 > 尾声、最终章

尾声、最终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夏日,燕昕与燕晞总是喜欢到离他们的家不算太远的这条小溪流里洗身,往水深的地方去,则就可以凫水。
  
      司季夏亦是如此,只不过他从不与两个儿子一道儿前来洗身,总是等他们洗回去了,他再来。
  
      因为他不想让两个孩子看到他的身子。
  
      是以当司季夏臂弯里挂着干净的衣裳出现在小溪流边时,燕昕与燕晞都愣住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与你们一道洗,你们可介意?”司季夏将臂弯里挂着的衣裳放在岸边干净的碎石上,笑得温和地问溪水里正怔怔看着他的燕昕和燕晞。
  
      “当然不介意!”燕昕激动得立刻从水里蹦出来,一蹦就蹦到了司季夏面前,更是激动得一把就抱住了司季夏,兴奋道,“爹可是从来都不与我们一块儿洗身的!”
  
      “怕是吓着你们。”司季夏语气温和。
  
      “爹你这么说,娘可是会揍我们的。”燕昕笑眯眯的,一边已伸手去帮司季夏解腰带,“我帮爹脱衣裳!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来便行。”
  
      燕昕没有执意,只是又走进了溪水里,等着司季夏。
  
      而后他与燕晞一齐背过了身去,不看司季夏。
  
      因为他们知,他们的爹爹,定不愿他们这般看着他,看着他不完整的身子。
  
      他们小时就在想过,为何他们的爹爹和别人不一样,为何他们的爹爹没有右臂,他们也问过,然后被娘亲罚跪下。
  
      那一次,他们看见娘哭了。
  
      自那之后,他们不再问这个问题。
  
      但他们从不觉得他们的爹不完整,因为他们觉得他们的爹是全天下最好的爹。
  
      可当燕昕与燕晞看到司季夏身子时,看到他那残缺了右臂的肩膀时,他们还是震惊了,心疼了。
  
      他们从未想过,这总是将他们捧在手心里疼着护着的爹,右肩……竟会是这般模样。
  
      燕晞小心翼翼地抬起手,微颤着手碰上司季夏右肩上的那些冷硬的杠铆钉,轻声着问:“爹,可还觉得疼?”
  
      司季夏在水里坐得腰杆笔直,因为除了冬暖故,他还从未让谁人这般看过他的右肩,更何况还是他最疼爱的两个儿子。
  
      他不适应,他心中甚至有些不安。
  
      担忧两个孩子会厌恶他的这般模样。
  
      在听到燕晞这般小心翼翼地问他时,他心中的不安随即消散不见,他只是微微一笑,道:“早就不疼了,不用为我担心。”
  
      燕昕在这时忽从他背后抱住他,笑道:“爹,今天由我代娘为爹搓背洗头怎么样!?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先谢谢阿昕了。”司季夏笑得温柔。
  
      “谢什么咯,我们和爹是父子嘛,伺候爹是应该的。”燕昕也在笑,可他的眼睛在看司季夏的右肩。
  
      他的眼里有心疼。
  
      只听司季夏柔声道:“那阿昕和阿晞可要爹帮你们洗头?爹好似已经许久没有帮你们洗头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要!”燕昕立刻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要。”一如小时候一般,燕晞总会慢燕昕一步,却也总会和燕昕一样。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司季夏笑得更温柔了。
  
      “爹从小便没了这右臂,身子也不好,弱冠之前还不知自己这条命还能活多少个年头。”这是司季夏第一次和两个孩子说自己的事情,他说,燕昕与燕晞便认真听,“后来遇到了你们娘,才觉自己还能活下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为何?”燕昕并未细思司季夏的话,听着觉得不解,张口便问。
  
      然回答他的却不是司季夏,而是燕晞。
  
      只听燕晞道:“可是为了娘?”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司季夏微微点了点头,“我若死了,便无人陪着她了,我若不在,谁人来替我怜惜她保护她。”
  
      司季夏看着水面上自己的倒影,觉着也看到了冬暖故的倒影。
  
      她就在他身边,对着他笑,笑她傻木头。
  
      她在,那他便也一直在。
  
      陪着她,护着她。
  
      她就是他活下来的理由与勇气。
  
      “那——”燕昕在司季夏身后为他捏着肩,忽然好奇地问道,“爹和我们说说爹和娘是如何认识的呗?好不好啊爹?爹爹爹爹爹?”
  
      燕昕边问也还边摇晃着司季夏。
  
      司季夏被燕昕这般摇晃着也不恼,反是浅笑道:“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娘嫁给我的那时候,我将将及弱冠之年,因为身残体弱,并无人愿意将女儿嫁与我,是以迟迟都未有娶妻,是你们娘自己愿意嫁给我的,那时让我异常震惊。”这也是司季夏第一次对人说出自己与冬暖故是如何相识的。
  
      这般一说,他不禁莞尔,他与阿暖成婚至今,已经有快十八个年头。
  
      “那是那些个男男女女没眼光!爹这么好,他们居然瞧不上!”燕昕愤愤不平,“还是我们娘有眼光,逮到了爹这么个大宝贝!你说是不是啊爹?”
  
      燕昕说着,又笑眯眯地从司季夏身后趴到了他的背上,“大宝贝”这么个词来形容司季夏,让司季夏好一阵尴尬。
  
      偏偏燕晞也在这时候笑问司季夏道:“那爹娶到娘的时候是什么心情?爹是不是很激动很欢喜?”
  
      “那肯定是绝对是!”燕晞的话音才落,燕昕便笑呵呵地接了话,“爹那时候肯定高兴得不得了!而且照我看哪,依爹的性子,当时肯定来娘的手都不敢碰一碰!”
  
      “爹,我猜得
  
      “爹,我猜得对不对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司季夏更为尴尬,双颊有些绯红。
  
      燕晞笑意更浓了,“哥,你肯定猜对了,爹的脸都赧红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司季夏没有否认,只是无奈笑道:“你们两个孩子也就知道打趣爹了,可敢打趣你们娘试试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敢。”燕晞立刻道。
  
      “才不要!”燕昕反应比较强烈,“娘太凶,要是打趣娘,娘岂不是要收了我们的皮?爹可就不一样了,爹可好,不会打我们也不会骂我们的。”
  
      燕昕笑得一脸得意。
  
      “难怪你们娘说我把你们给惯坏了,看来也倒真是的。”司季夏只是无奈地笑着。
  
      “娘胡说,我和阿晞不还长得好好的嘛?”燕昕又开始继续晃司季夏的肩膀,“爹继续和我们说你和娘的事情吧!看看爹是怎么把凶煞煞的娘给驯服的!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你这孩子。”司季夏笑得更无奈了,“你们娘何曾凶过了?”
  
      “那是娘没有对爹凶而已!娘对爹呀,可是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摔了,哪里还舍得对爹凶。”燕昕哼哼声。
  
      “噗……”燕晞忍不住笑出了声,不得不承认燕昕说的真真是事实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司季夏无言以对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爹啊,话说回来,爹你要是连娘的手都不敢碰的话,那我和阿晞是怎么来的?莫不成是娘把爹给——”
  
      “阿昕。”司季夏在燕昕那放在他肩上的手背上轻轻拍了一板,打断了燕昕的话,无奈到了极点道,“这话哪里学来的,可又是你们大伯教你的?”
  
      “爹就是聪明!”燕昕也不怕司季夏斥责,继续道,“大伯说了,我和阿晞是年纪该知晓些什么男女情爱的事情了,让爹当是教教我和阿晞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你大伯是你师父,怎的他不教你?”司季夏有一种想要即刻冲下山找冰刃打一架的冲动。
  
      “大伯说爹先教,爹教不够的他再补教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司季夏甚至能想到冰刃说这话时翘着腿喝着酒的得意模样,他可真是后悔把阿昕放给那个一千两兄来教。
  
      于是这个傍晚,司季夏被燕昕与燕晞这兄弟俩闹得频频尴尬,无奈至极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